人物油画|一组画笔下的父亲

更新时间:2019/3/8

人物油画|一组画笔下的父亲

父爱同母爱一样伟大,但它更多地表现为一种严肃、刚强、博大精深的感情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父亲是面向社会的第一扇窗户,而每个人对于“父亲”也有着不同的理解。来看看艺术家塑造的“父亲”是怎样一种风采?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248.jpg

这件油画作品是丢勒为他的首饰匠父亲所作的肖像画。画家描绘父亲的侧面肖像,令人叹服的是其描绘的细腻程度,除了面部,双手的描绘也相当细腻,画面的整体色彩是协调的,衬托衣服的棕色和皮肤、帽子的阴影,以及眼睫毛、头发的描绘等等,也做到最细微的刻画。这幅画中,丢勒父亲敏锐的目光透出威严,可见他在儿子心中具有洞察一切的智慧,略显凌乱的头发和平日操劳的双手也没逃出儿子善于观察的双眼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414.jpg

伦勃朗生于荷兰莱顿,他的父亲是磨坊主。伦勃朗是一家九个孩子中最小也是最聪明的一个。父亲让他上大学,并希望他成为法律家。但由于天性喜好绘画,伦勃朗只上了六个月大学就休学了,随后进入一家画室学习绘画。功成名就之后,伦勃朗的第一批作品是画他父亲和家人的肖像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437.jpg

塞尚《侧面读报的画家的父亲》1859年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518.jpg

塞尚《读报的父亲》1866年

塞尚的父亲路易·奥克斯特·塞尚经营皮帽业起家,后来开办了塞尚·卡巴索银行。他理财有术,但对艺术一窍不通,因此坚决反对从小就喜爱绘画的儿子在这方面发展。塞尚按照父亲的希望,考入埃克斯大学法律系,据他自己说“这并非自己所愿,乃是出于父亲的强求”,他的内心向往的还是到巴黎学习绘画。由于看透了儿子的心思 ,父亲不再勉强儿子。塞尚为父亲画过多幅肖像,其中1866年所作的《读报纸的父亲像》是他转变风格的代表作品,画中的父亲低头看报,表情安详,显示出凝重厚实和恒定持久的感觉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537.jpg

詹姆斯·恩索尔《父亲》1882年

詹姆斯·恩索尔生于比利时奥斯坦德。他的童年生活并不幸福,父亲是一名被放逐的英国艺术家,有着艺术修养且感情敏锐,母亲则是个精明能干的佛兰德斯人,童年时他的父母关系并不和谐。1887年,他的父亲年死于酒精中毒。恩索尔的家庭背景可能促使他从少年起就具有忧郁的性格,以至于其画作中充满了色彩强烈、诡异怪诞的氛围。这幅画中的父亲低头看书,表情也略显凝重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555.jpg

《父亲的肖像》

达利出生在西班牙Figueres的一个小镇上,并且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孩提时光。他的父亲是一个有社会地位的律师和公证员,家底殷实,曾经在海边小渔村Cadaques替达利建立了他的第一个艺术工作室。后来达利爱上了大他十岁且当时处于已婚状态的女人加拉,并加入了超现实主义画家的群体,这两点都导致了他和父亲的矛盾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613.jpg

杜尚《父亲》1910年

杜尚1887年7月28日生干德国薄兰韦勒(现属法国)的一个和美而有文化教养的中产家庭,父亲是一位公证人,还是一位通情达理、心平气和的长辈,从不干涉子女的决定,并在经济上给予帮助。杜尚保持一生的文雅气质和绅士风度可能就源自他父亲的影响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634.jpg

弗里达卡罗《父亲》

弗里达卡罗是墨西哥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现代女画家,她的父亲是个拥有匈牙利犹太血统的德国移民,也是墨西哥城当地颇为有名的摄影师。父亲的职业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卡罗的审美,后来她的画作总是能够呈现出一种直透心灵的质感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653.jpg

拉图尔《木匠圣约瑟》1632-1634年

《木匠圣约瑟》是拉图尔艺术成熟期的杰作之一,称得上是17世纪的绘画杰作。此幅油画描绘的是一位借着儿子手中的烛光在夜间做活的木匠。从画作的名称可知,这位木匠即是耶稣的养父。约瑟与幼年耶稣的眼神交流是整幅画作的核心。他温柔的眼神,流露出对孩子的无限关爱;布满额头的皱纹传达出他为儿子的未来命运的担忧;正在加工的木头则是耶稣受难时十字架的暗喻。虽然这是一幅宗教作品,但画中描述的场景旨在唤起一种普世的情怀,作品的简洁及其对人物的刻画深深地打动着观众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721.jpg

伦勃朗《浪子回家》1669年

浪子的比喻是《圣经》中出现的一段文字,十七世纪荷兰画家伦勃朗以这段文字为蓝本创作了一幅题为《浪子回家》的油画作品。画面表现的是老人的小儿子,索求家产,远走他乡,放浪形骸,迷途知返,最终回到家中的情景。画中的老人已是风烛残年,疲弱的视力已不能帮助他更好地辨认面前的情景,他伸出双手接受失而复得的儿子,那双颤动的手在儿子的背上抚摸着,衣衫褴褛的浪子身上留下了流浪的印记,父子相遇的这一幕令观者动容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738.jpg

列宾《意外归来》 1882年

画家塑造了一个在沙皇专制统治下遭受迫害的革命知识分子的形象,这位革命者同时还是一个父亲、儿子和丈夫。经过长期流放和苦役,革命者突然归来,当他走进房里时,年迈的母亲吃惊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妻子和两个儿女也看着他。稍大的男孩儿欣喜地抬起头注视着,嘴巴吃惊地半张着,好像要喊出声来;较小的孩子有些胆怯地把目光从读着的书本移向“陌生人”。这样一个特殊的场景,有它深刻的历史背景,画中涌动的亲情也令人感慨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757.jpg

罗中立《父亲》1980年

20世纪80年代初,罗中立以一幅《父亲》震惊中国画坛,该作品以纪念碑式的宏伟构图,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,深深地打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。画家塑造了一幅感情真挚、纯朴憨厚的父亲画面,即使没有斑斓夺目的华丽色彩,也没有激越荡漾的宏大场景,但依然严谨朴实,细而不腻,丰满润泽。颂歌般的画面色彩十分庄重,生动感人。《父亲》中的这位纯朴的农人是画家对最普通的农民父亲的默默感恩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826.jpg

李自健《父亲》1986年

1986年 ,李自健为八旬高龄的父亲绘制了这幅普通的写实油画头像习作。此前的三十年,一场政治风暴突如其来,他的父亲被判10年冤狱,画家也因此成长于贫苦之中。这幅画用细腻的笔法,平实的语言,刻画出一位中国老人坚忍正直、淳朴善良的鲜明形象,也凝聚了他对一生饱经创伤 、委曲求全的老父亲那种发自内心的深刻理解与同情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849.jpg

刘小冬《脆弱小绳》1990年

《脆弱小绳》表现的是一派渔村码头的宁静景象,画中人物被置于前景并刻意拉近,凸显得这对平凡父子犹如“平民英雄”。淳朴憨厚的中年渔民手中摆弄着烟斗,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和一双解放军胶鞋,这是过去新中国以来普通劳动人民的服饰标配,接近成年的儿子有着粗壮的手臂、结实的大腿。一根从画面上方垂下的纤细红绳暗示父辈与子辈之间的延续,像是分布于身体各处的血管,寓意出一种天然的、不可阻隔的血脉传承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905.jpg

陈逸飞《父与子》1995年

《父与子》采用近距离镜头方式,塑造了一对平凡的藏族父子。满幅仅画父亲与儿子的半身,构图显得格外饱满。饱含激情的大笔触和大色块,凸显藏民的质朴、野性、粗犷、原始、空灵、神秘。画家如塑如刻的笔法,将藏民父子的面部肤色以及表情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928.jpg

张晓刚《血缘:大家庭―父与子》 2001年

在《血缘:大家庭―父与子》中,父亲的形象是年轻的,梳着青年的发型,他修长高挑的外貌为肖像增添了严肃感。而男婴则显得天真无邪,可以看到他承继了父亲外貌特征。而男婴的双眼透露出意外的成熟和智慧,他的姿态和凝视坦率自然,看起来比他的父亲更有自信。画家慎重地透过画布来连结血缘,把人物形象连成一线,更独特的是,男孩的手似乎轻轻地拉着弦线,彷佛知道自己已经诞生到一个复杂和烦琐的世界上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1948.jpg

王胜利《我的父亲》

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中国油画与中国新诗相差无几,传入并成气象,也就一百年左右。

当1980年大年三十,著名油画家罗中立在路边厕所外,发现一位拾粪老农浑然不知今夕何夕的表情时,被其麻木与苍老的神态深深震撼,随后创作了《我的父亲》并获得当年全国美展大奖,在文化艺术界引起巨大反响,声名远扬世界。

转眼16年过去了,及至1996年,另一位著名油画家王胜利又画了一位老农。画家似乎从老农安贫详和的明亮表情中,感悟到了一种朴素的富贵气质。而那位老农背后的壶口瀑布的跌落声,又仿佛回荡着挥之不去的信天游,于是他给这幅画命名――《黄河谣》。

时过境迁,两位父亲,一个麻木苍老令人揪心,一个详和明亮让人爱慕,好像历史在王胜利的笔下拐了一个弯儿,他反罗中立之道而行之,画出了明亮安详的老农,即,另一位“父亲”内心深处平和宁静、自在恬淡的生存状态――传统的“怀素抱朴”的人生哲学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8102006.jpg 

王少伦《父子》

THE END
来源:互联网